(๑・㉨・๑)

单纯存文,无压力,小蓝手小红心不要在意的砸过来吧(>ω<)魔障官方tag五世传承三世情深

上章热度40就自主更新(/ω\)拖延症晚期,无人医治,无人催😏

【修伞】《魔障》第一章

想把过去的,忘干净,有一个明媚的开始。

————————————————————

这是照射在归砚山上的第一缕阳光,虽微弱却充满朝气。穿过层层叠叠的叶,笼罩在这片上天赐予的净土之上。

而这时归砚山上总是静悄悄的。可不是这些年轻的修仙者贪睡,归砚山的严长老可是出了名的能说,如不提早点去将这每日例行公事的教化叮咛听个尽,怕是熬到星辰爬上黑夜的帷幕这一天的任务都不得完成了。

说起来,归砚山上的课业要称第二,是没人敢伸手去碰这第一的位置的。山中曾出了洪荒以来第一位上仙“往生”。位列仙班之后一直隐居在孤山上。在遥远的洪荒之初,这里可并非生机勃勃,草木成林。千万年的时间,孤山也或多或少吸收了些“往生”上仙的仙气,逐渐变成了今日这般模样。仙气萦绕,宛如仙境。
  
    “归砚山,清修之地。绝情、绝欲方可修为上仙。都记住了吗?”
    “是,严长老。”严长老捋了捋白胡子,满意地看着一众弟子。可当望到一处的时候,这脸一下子就变了。他厉声喝道:“叶修呢!怎么又不见了!胆子越来越大了。真当自己是‘往生’上仙的嫡传就可以无法无天了么!沐秋!”
    被点到名的是归砚山这代的大弟子苏沐秋,年幼就在这山上修习,得三位长老的指点,是最有根骨成为上仙的。这点抓人回来的小事本落不到他的头上,奈何这山上唯一能制得住叶修的也就是苏沐秋了。
   
   少年一袭白衣。眉清目秀,唇红齿白。包子脸写满了未脱的稚气,却也不失浑然天成的仙风道骨。简单的木簪绾起乌黑的长发,甚是赏心悦目。
    “是,长老。我这就去找叶修回来。那其他弟子……”
    “先回去吧,该去魏长老那里去的赶快去吧。”说完,严长老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弟子们纷纷起身离开,用复杂的眼神看着苏沐秋。即使感激又是心疼。
    可怜的大师兄,又要去抓叶修那只小猴子了。
    此事的苏沐秋还带着一副笑容,但心中早在暗暗诽谤:“叶修,你死定了!”
   
苏沐秋一路向后山走去,那是一个驾轻就熟。只是一晃神的功夫,眼前突然一黑,他眼中的世界整个都震荡起来。地动?苏沐秋一个踉跄靠在了山边木栏上,可往下看看校场上的师兄弟却是神色依旧,完全没有感受到什么的样子。

看来自己是太累了,苏沐秋只好压下心中的疑惑。他还得去找叶修呢!这笔账得好好算算。

【修伞】《魔障》序章

算是重开?想了很多很多新的内容。

期末在即,甩上来就跑🙈划划水

总算是安定下来了吧。这一年自己变的自己都不认识了。但唯有爱和信仰不可辜负

真的让小天使们久等了
( *`ω´)

暑假可能正式开,希望期末可以考得好一点

—————————————————————

他曾经无数次在梦中见过那个人,朦朦胧胧,看不太真切。只是隐约见着个背影,心无来由的乱成了一团。

“苏沐秋,你绝情,绝心,却是要我绝命。该恭喜你么?最终变成了一个掌门最完美的样子。睿智、强大,杀伐果决。”那是一个青年的声音,有些熟悉,说出的每一个字都附着一层厚重的悲伤。

他总觉得有些什么话就在口边,呼之欲出。可到了那个青年离开,那个的身影彻底离开了他的视线时,一切都没有任何的改变。什么都没有发生。少年没有重新获得快乐,也没有留下。像是承重的一块大石头压在胸口,苏沐秋拼命挣扎,猛地睁开眼。印入眼帘的还是那熟悉的房梁,周围的摆设一如记忆中真实的样子。此刻,才获得些许的清明。

这是一个他说不清道不明的梦,光怪陆离,荒谬至极。

忽略配图吧,魔障会在暑假重修,翻新重头再来,如果我没有做这件事




说明我期末炸了

【伞修】12.19对,我贪心

叶修看着那兄妹俩,柔和的阳光透过叶的缝隙洒在他们的身上。和光中,那个人的身影再次让叶修意乱神秘。

十年来,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煎熬。因为没有他,没有那个当初说好一起走的少年跟他一起前行。那个少年,躺在病床上错过了最美好的年华。

还好没有错过他!叶修喃喃道。可这样他就满足了么?这个少年是苏沐秋,是他喜欢了十几年的人。但对方并不知道。他怕这一开口,就连朋友,连家人都再也做不成了。

可爱,真是我们能抑制?

很多年后,苏沐秋还记得叶修把自己压在墙上说的那句话:“对,我贪心。我不满足你只是朋友,只是家人。你,就是我最最深爱的人。”

“这样的贪心,我很喜欢呀,叶修”

【伞修】12.16善意的谎言

苏沐秋对叶修只说过一句谎话:“我不爱你。”


现实是骨感的,他不能奢求叶修的父母同意他们为社会不容的感情。苏沐秋知道自己的,来硬的他不会怕。可当叶修的母亲落泪的那一刻,有什么一直以来的坚持好像一瞬间被瓦解了。


他是个孤儿,从小最为单薄的就是来自父母的感情。他或许不了解,但他渴望。他,不想让这个母亲为自己的儿子难过。


这些年的梦中总少不了叶修,但每次醒来时最后的最后总是叶修那个说不清道不明的眼神。薄泪之后是淡淡的恨意。他麻痹着自己,试图告诉自己这是他们最好的结果,这是一个善意的谎言。


可并不是每一个善意的谎言,带来的都是一个美好的结果。


“叶修,我想你。”这,从不是谎言。


【伞修】12.15你是我前进和后退的归属

夺冠的那一刻,叶修的脑海里最先出现的是那个人的身影。

折磨多年来,叶修经历了太多。当时十几岁出头的毛头小子,现在也将近三十。春夏秋冬寒来暑往,当真是一场塑造人魂的旅程。


叶修不是超人,平平凡凡,也有过累的时候。他离家出走时想过很多。比如一个人要漂泊一辈子,比如说自己要在昏暗的酒店后厨的池边洗盘子才能支撑自己继续玩游戏,追逐他的梦。


还好,他遇到了苏沐秋。那个坚强的少年,一点一滴教会他谋生,一点一滴把爱全部给了他。


决定成为职业选手的犹豫因为他的鼓励烟消云散,第一次安排战术的担心因他的支持而无所畏惧。


还有一年前,那个大雪天他走出嘉世俱乐部的大门。他回头看了看那扇练习室里的灯光。不再属于他,被驱逐的他。


可叶修知道,属于他的那盏灯光一直都在,还在家里等着他,等着他重新开始。


叶修结果奖杯,看着台下那个人,微微一笑。


“前进与后退的归属,都是你。我的苏沐秋。”


【伞修】12.14因为我们约定好了

“老板,今天我先撤了!”苏沐秋披上外套急急忙忙往外走,事实上离他工作结束还有几分钟。老板挥挥手示意他走吧,苏沐秋这次如风一般蹿了出去。

外面下着小雨,苏沐秋没打伞一路小跑。他工作的地方就在西湖边。薄薄小雨,水纹迭起,有些淡烟笼在西湖之上,正是最好的时节。他频频低头去看手表,生怕错过。

那是一个约定,一个让他记挂了十几年的约定。那个人就站在断桥上,苏沐秋远远的看到了他,打着一把透着点玛丽苏气息的透明伞。确实是他想的那个人。

一步一步,石阶上的积水溅起似乎是在诉说着苏沐秋心中的悸动。

“嘿,你来了呀。”

“因为我们约定好了呀,苏大大。”

苏沐秋想,他不会再让叶修离开了。

【伞修】12.13背后

苏沐秋在的。是啊,他一直都在。

他怎么舍得离开?明明,他们才刚刚在一起。刺耳的鸣笛声,呼啸而过的风带走了他鲜活的生命。可意识,留在了这个世界。

苏沐秋想过为什么,或许就是那一瞬的执念。拼尽全身力量的那句呐喊:“我要陪着他走上荣耀的巅峰,我不能死!”

他成了叶修的背后灵,只能看着那个人背影,思念着那张脸。他想走到叶修的面前,正如他对全职舞台的那种渴望。前面,对他来说太过于奢侈了。苏沐秋什么都做不到,十几年来,他就只能静静的看着。看着那个人略微弯曲的背影,看着那个人躲在房间里哭的身影。苏沐秋想,他想冲上去搂住叶修。

但他做不到。他要在背后一直待着,哪怕再也不能见到那张他思念的容颜,哪怕不能将那个倔强的让人心疼的爱人紧紧锁在怀里,哪怕……哪怕再多,他也能将这些哭吃下。只为了日日夜夜的那句:“别怕,我在你背后一直陪着你。”

那是爱,背后的陪伴。




😌第一次60分参与,大概会持续参加一周吧( p_q)手最近都生了

写文冬歇期,到年底应该不会写字。静心,细思,深思,没啥动力。


有句话说的很对,每次爱的少一点,才能爱的就一点。我愿意多花点时间用灵魂感受伞修伞的情感,但已经过了写下他们的爆发期。


有些时候,碎掉的东西不是那么好粘帖的。心,不是随随便便的一张纸